他们从不认为自己歧视,只会觉得自己充满爱与正义

热度:114℃

他们从不认为自己歧视,只会觉得自己充满爱与正义

一位嫁给德国人的中国女朋友曾跟我说,当她第一次把德国男友介绍给家乡的父母认识时,男友很有欧式礼貌地要跟她父亲握手,中国父亲坐在老爷太师椅里,上下打量这个老外,没起身,更别说握手了,「坐」,他说,抬抬鼻尖示意一旁的板凳,「谈谈你对你们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有什幺想法。」德国青年脑袋里「轰隆!」一阵,心想这是什幺初次见面的问候语?

我也记得,参加了中日八年抗战的外公对轴心国的冷血纳粹没好感,他说:「别跟德国人交往,他们认为全世界只有日耳曼人种优秀,其他国族全都瞧不起。」

我在德国生活太久了,现在若有人问我这个问题,「德国人真的骄傲吗?歧视外国人吗?」我肯定答不上来,因为那个「泛德国人」的印象随着时间的流逝、人际交往的深入逐渐模糊,脑子里出现的,就是我认识的一个一个德国的「人」,他们和世界各地的人一样,有的随和友善,有的古怪难缠;有的轻鬆开朗,有的爱钻牛角尖;有的骄傲妒忌,有的自卑忧郁……。

他们真的自负是唯一优秀人种吗?真的瞧不起其他种族吗?摸着良心,我必须大声地替德国人伸张:德国是个重视人权、强调平等、扶弱济贫的国家。这是事实,但是八千万个德国人,除了是科技和经济强国外,给予外国人到底是什幺印象呢?

两个月前,长得又圆又壮的邻居安东尼先生,来按我家电铃。他指着我家围篱边参天高的松树,说:「欸……我不会拐弯抹角,那就直话直说吧,我们……那个……呃……很久以来就不太爽了,可是后来发现,咦,妳,库恩太太嘛……是外国人,跟我们一样流落异乡,大家就该互相体谅体谅。呃……我要讲的是,」拉拉衬衫、捋捋头髮、清清喉咙:「那些树,我说……,该给我修剪修剪了,阳光被浓密的树荫挡住了,照不进我家来,成天阴阴暗暗的,心情很坏捏。」他的东欧口音讲起德文有点卡卡,听得颇累。

参天高的树也不是我拿个厨房剪刀爬上去就能解决的事啊!我想,总得动员专业园丁才能斩截整排的树吧。就请他再耐心等等,我联络了园丁再回答他。

他赖着不走,继续没好气地抱怨:「这些树太过分啦,我们很早就忍无可忍了,越长越高也没人理,若不是看在妳也是外国人的分上,我是说,我们外国人要团结一致啦,早就把你们告到镇公所法院去,唉算了,我也懒得跟那些德国官僚打交道啦!」

接着他又骂了一回合园丁:「园丁嘛,有什幺了不起的?可是就连他们也看不起我们东欧人啦,我说的话他老兄根本不当回事。」

两个月来我到处奔走,找园丁报个砍树价,徵求其他受树荫遮蔽的邻居意见。奔走之中,牢骚邻居安东尼的话语表情一直萦绕在脑海中,虽然他一副臭脸、怨气沖天,但是对我,似乎仍是笨拙地表示好感及友善,没别的原因,就因为我也是外国人。

从邻居口中得知,他和老婆从俄国移民到德国,至今二十五年,但是,除了和俄国族群外,绝少和一般德国人交往。

在异国求生存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。过去在家乡累积几十年的出身、口音、学历、社会地位……,到了异乡,加上语言的障碍,突然之间,全归了零。贴在身上的,只是泛称的「亚洲新娘」、「苏维埃移民」、「经济或政治难民」、「外籍劳工」……等的标籤。

重视个人主义的德国人,没事不会主动来跟你套交情,他们不喜欢互相干扰,刻意留给客人很多个人空间;而外国人为了挣口饭吃,能有的交集就是釐清工作规範、保险、医疗、税务等的分配处理,好不容易闲下来,也不会去参加德国人的休闲团体,跟家乡人讲家乡话、吃家乡味、聊家乡事当然轻鬆得多。而不得不跟德国人打交道的时候,自然都是提醒、警告、缴钱……等的不开心事。双方若没一方愿意付出格外的热情和努力,格格不入就像江河都要注入大海似的命中注定。

若问我在德国二十几年来有没有受过种族歧视、不平等待遇?答案是肯定的,德文没学好的阶段讲话结结巴巴被人当笨蛋耍,碰过德国人吹毛求疵、老爱嘲笑我的德语发音;住公寓时碰过龟毛的德国邻居严厉禁止我在楼梯间说笑,说我的亚洲嗓门特响,製造太多噪音;溜狗时无辜的丫滴狗狗被恶劣路人骂为「亚洲人的没教养笨狗」。

一位老太太听了收音机里「中国实行一胎制后,农村因重男轻女谋杀女婴」的报导,看到我就说,你们谋杀女婴好卑鄙喔!我说我是台湾人,台湾不实行一胎制的,她说反正你们都一样啦。每次碰到类似情形都是瞠目结舌,事后才懊悔怎幺没这样那样堵他的嘴?回他个哑口无言、迫他个自惭形秽?

即使在那些最寂寞、无助的日子里,我都知道,欺负我的不是「大部分的德国人」,只是些零星的、少部分的可怜个人。这些人真的很可怜、很脆弱,很担心他自己也不太熟悉的德国文化(哲学、音乐、科技……)会被外来次文化摧毁,很强调他自己也没什幺造诣的德文,会被我们这些外国新娘生的下一代讲成了洋泾浜,他动辄指责外国移民不学德文、不融入德国文化,其实是他无法适应文化融合的日新月异。这些人,眼神特别犹疑,议论异常顽固、生活毫无弹性。但是你去问他们是否自命清高、种族歧视,没有一个人会承认的。他们说自己只是充满爱与正义而已,为维持光荣的文化血统不惜一切奋斗。

我受到最不舒服的种族歧视不是在德国,而是在中国上海,大酒店的柜檯服务人员只对着安德烈讲英文,完全不正视我,她记录完安德烈的 Spa 订位后,当着我们的面跟 Spa 部门电话确认:「德国库恩先生一会儿过来,他还带了个『女的』。」一面从眼角斜瞟我。「什幺女的?我是库恩太太。」我抗议道,却只换得她的一声不屑鼻息,配上嘴角上不以为然的似笑非笑。一副:「别以为你伺候老外一个晚上,就升格做太太了。」

德国各领域中多的是成功的外来移民典範,柏林交响乐团、Pina Bausch现代舞团、德莱斯登的歌剧院里,多的是成功的亚洲、非洲移民明星。许多人,包括我,都是有国籍身分的德国人。我一点都不觉得,拿了德国护照就等于背弃了我的家乡祖国。事实上,最近一直在自问,爱乡、爱家一定要等于爱国吗?家、乡是个人情感和认知的初始泉源,国呢?是政治、经济的利益单位,很重要,但谈得上爱不爱吗?

今天的德国人有鉴于惨痛纳粹历史,大概是最不强调爱国的民族了。除了国际足球赛外,几乎没听人演奏或演唱过德国国歌。据说,自希特勒以降,再也没有会煽动民族情感的大演说家出现了,任何政、经决议都是就事论事、少有个人情感介入地被讨论和决定着,滔滔雄辩的口才、民族国家的情感,似乎不是这个国家的教育喜欢培养的才艺或荣誉。

新纳粹和极右派当然有,因为谁也无法完全摒除人性中的偏见,但是,真的,他们既是偏执的一方,也是少数,犯不着跟他们长期呕气。像我的邻居,安东尼先生和汤米吉一家,都是可怜的边缘人。那些自己没安全感的德国人,举着标语说:「外国人滚出去」的,也是可怜的边缘人。处在边缘本来并不可怜,可怜的是自以为被人挤到边缘,又错过每一个重回融合与律动的机会。